勞動節邊緣勞工齊發聲

2018 年 04 月 30 日

勞動節邊緣勞工齊發聲

香港婦女勞工協會.清潔工人職工會

 

邊緣勞工

今日,國際勞動節的前夕,我們一班來自香港婦女勞工協會和清潔工人職工會的工友,來到政府總部,要求改善邊緣勞工處境及法例保障。

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LO界定,「邊緣勞工」是指那些並不能與正規工人同樣受保障的工人,包括兼職工及零散工不受勞工法例保障、外判工得不到與正規勞工同等對待等。

 

零散工︰

由政府的鼓勵,婦女從事的工作越來越多零散化,但勞工法例中,規定要有連續性僱傭關係,才受到勞工法例的保障,即是工人要為同一僱主連續4個星期,每個星期都有最少18小時(簡稱418)。如要有假期津貼,在符合418之後還要連續工作3個月後才有資格。現時,香港的零散就業模式成為趨勢,據統計資料,在私營公司的零散工已超過15萬人,相信實質數字遠超於此。

勞工處曾經於2013年提出過修訂勞法,但因勞顧會意見不一致,政府便放棄進一步對零散工提供保障。

零散工不單無病假、勞工假、無年假、無福利。雖然普遍零散工工資略高過最低工資水平,但在生活參與和社區關係上處於邊緣,例如工作不穩定,工時浮動、工作地區也會變動,有些公司對零散工作為二等勞,制度和待遇都比全職工差別,這些都造成工人生活的不安全感。

政府曾提出4個修訂勞法的方案,包括由418改為472(連續4星期合共72小時),但並沒有按比例的計算福利。

在這裏我們要求政府盡快重啟勞工法例修訂,以按比例制度為零散工提供保障。

 

外判工︰

政府將清潔服務外判,為政府部門節省29%的開支,但有調查顯示,清潔工8成以上清潔工人都只是領取最低工資的水平。但本會調查所得,除了年長清潔工友之外,其他全職的中年清潔工人超過一半會再找兼職的工作,才能養家。如少數族裔工友更有做兩份清潔工。所以話,政府作為香港最大的外判僱主,帶頭製造在職貧窮。

外判制下,工人都只領取最低工資,而政府的計分制中,工資的分數比例非常低,以至無誘因令僱主去提昇工資。在外判制的價低者得政策下,這幾年的中標金額,追不上同期最低工資的升幅,結果工人連基本的工具用品都不足夠。更嚴重是人手減少,工人工作量增加,沒有投訴機制,因為政府的監管外判,只會對幾項行政進行扣分,包括,工人無簽合約、不供強積金…等。反而工具不足、人手不夠、甚至被工人告上法庭判違反勞法、也不被扣分。

沒有阻嚇力的監管,外判制對工人的不公道最嚴重。我們要求政府在外判制度推行生活工資、及修訂外判監察的扣分制、加強罰則、及規定人手、及設備。

 

政府坐擁千億盈餘,但「在職貧窮」人口卻在增加,即工人辛勤工作,卻處於保障邊緣、權益被漠視。

最後,總結今日我們的訴求︰

  1. 修訂勞工法例保障零散工,要求按比例給予零散工勞法應有的假期等。
  2. 在外判制內實行生活工資
  3. 加強監管外判制,外判應有人手比例的規則,如參考社區人口、人流等,及監察設備工具、人手比例

Copyright © 2018 HKWWA. All rights reserved | Site Developed by Oursky.